土耳其通胀创19年新高 2022年里拉或温和贬值

 凯发k8国际首页     |      2022-10-01 12:37:04

  土耳其通胀创19年新高 2022年里拉或温和贬值当地时间2022年1月3日,土耳其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土耳其2021年12月年化CPI同比上涨36.08%,高于11月的21.31%和市场预期的27%,达到自2002年9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其中,交通费用同比上涨54%,食品和饮料价格同比上涨43.8%,家庭设备和酒店价格同比上涨超40%。

  高盛预计,在今年的大部分时间,土耳其通胀将保持在40%以上。伊斯坦布尔Spinn Consulting的创始合伙人森古尔(Ozlem Derici Sengul)指出,应该立即大幅上调利率,但土耳其央行不太可能采取此举。

  此前,与大多数央行为抑制通胀启动加息周期的做法相反,土耳其央行进行了降息的逆向操作。自2021年9月以来,土耳其央行连续4个月共降息500个基点,将基准利率下调至14%。受此影响,里拉对美元曾跌破18比1大关。随后,为遏制里拉下跌,埃尔多安公布了一项计划,为本币储蓄因里拉贬值蒙受的损失提供补偿,里拉随之企稳。

  复旦大学中东研究中心研究员邹志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实际上,土耳其政府是希望里拉保持温和贬值的。土耳其总统干预央行进行降息,主要是为了促进出口,减少国内企业付息压力。由于该国金融市场开放度高,如果里拉贬值幅度剧烈,可能导致投资者和本国居民失去信心,资本外流现象进一步恶化。在短期内刺激经济增长的作用达到后,土耳其总统可能采取配套措施保障资金流动处于相对稳定的状态,以防里拉再次出现大幅贬值。

  邹志强认为,在土耳其政府的干预下, 2022年里拉将呈现温和、可控的贬值趋势,不过该国经济依旧存在很大的脆弱性和不确定性,具体波动情况取决于外部经济复苏情况和土耳其出口、旅游等经济数据表现。

  土耳其通胀率连续7个月加速上升,2021年12月年化CPI同比上涨36.08%,创19年来历史新高,远高于官方设定的5%的通胀目标。过去两年,土耳其通胀率一直保持在两位数。

  “土耳其通胀持续高企的直接原因在于里拉大幅贬值造成物价水平走高,深层原因在于其采取的货币政策以及该国经济结构问题。”邹志强指出,土耳其央行2021年9月以来连续4次降息,市场对里拉信心不足,大量资金外流,本国民众也将储蓄兑换成外币。同时,土耳其对能源、中间产品、原材料等的进口依赖度较高,相关产品价格上涨推高国内终端产品成本,生产活动各环节物价相互传导。

  螺旋式上涨的物价和不断下跌的货币已经迫使土耳其政府采取非常措施。上个月,埃尔多安宣布将该国最低工资提高近50%,并计划设立一种新型的土耳其里拉存款账户,旨在保护储户免受货币贬值的影响。

  埃尔多安在对一个商业协会的演讲中表示:“一段时间以来,我们一直在努力使土耳其经济摆脱高利率、高通胀的恶性循环,并通过投资、就业、生产、出口和经常账户盈余使土耳其走上经济增长的道路。”

  近两年,随着外部经济环境变化,土耳其国内投资明显受阻。邹志强认为,在2023年迎来“土耳其共和国建国100周年”以及土耳其总统大选等背景下,埃尔多安首要考虑的是经济答卷如何,而目前对该国经济起到“立竿见影”拉动作用的主要是出口。受出口提振,土耳其2020年GDP增长1.8%;2021年第三季度GDP增长7.4%。

  从现阶段情况预判,在经济与金融的天平两端,埃尔多安可能继续倾向于把“出口”置于“货币稳定”之上。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包括土耳其在内的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在改革过程中采取新自由主义经济发展模式,积极扩大对外开放,进行国有部门的私有化。过去十几年,土耳其的经济增长主要依赖外部资金流入推动国内投资,以及出口增长。“这一方面为经济增长提供了极大动力,另一方面也对西方市场和西方货币政策产生高度依赖,尤其是容易受到美联储政策变动带来的外溢效应冲击。”邹志强表示。

  他解释道,当美联储采取量化宽松时,这些国家的资金压力没有那么大,能够维持经济增长,从而淡化了其存在的经济内部增长动力不足等问题。但一旦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这些国家很容易陷入稳增长和抑通胀的两难处境,面临资本外逃、金融市场波动加剧的风险。只不过,由于土耳其采取降息的反向操作,所以其本币贬值的幅度更加明显。

  结合目前国内外经济与疫情形势,邹志强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内,土耳其的经济前景可能并不乐观。不过,长期来看,如果油价趋于温和,全球经济复苏呈现向好态势,土耳其经济也会随着迎来明显好转。而伴随市场信心的恢复,土耳其不太可能出现更加严重的货币和债务危机。

  “需要注意的是,其固有的经济结构性问题短期内难以改变。”邹志强建议,要实现稳定、良性的宏观经济增长,诸如土耳其这样的新兴市场经济体需采取加大对实体产业的直接投资、培育和壮大经济的内生动力、提高民众的储蓄率等举措。